当前位置 : 新疆广播网 > 世界各地 > 内容

后疫情时代,竞争力来自与世界的融合

2020-08-15 03:44  来源:网络整理 已有 次阅读

  【光明国际论坛对话】

  疫情对世界秩序的三重冲击

  阿查亚:我认为,现在就新冠肺炎疫情对未来全球化和世界秩序的长期结果作出任何判断还为时过早。我们应该谨慎地做出宏大预测,毕竟无人曾预测过新冠肺炎疫情会发生。尽管人们预料到了疫情在全球蔓延的可能性,但新疾病的出现在各个时代都相当常见,未来学家或媒体专家并没有把新冠病毒放在心上。另外,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和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全球化已经陷入危机。

后疫情时代,竞争力来自与世界的融合

阿米塔·阿查亚

(Amitav  Acharya)

美利坚大学国际事务学院杰出教授、国际研究协会(ISA)前主席。

  李成:新冠肺炎大流行确实是百年未有的历史性全球事件,也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面临的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迄今超过2000万人确诊、70多万人死亡,未来世界各地尤其是低收入国家还可能暴发第二波大规模疫情,情况可能更糟。

  基辛格博士4月在《华尔街日报》发文明确讲到,世界会由于新冠病毒的肆虐而与从前不同,疫情过后许多国家都将被认为是失败的。过去几个月,美国公众舆论对疫情肆虐危害性的判断不断升级,有学者称美国或将从此丧失其全球领导地位。的确,占世界人口4%的美国却有着全球1/4的确诊病例和超过1/5的死亡病例;我们面前不是冷冰冰的数字,而是在这个号称医疗和公共卫生先进国家里太多人感染和丧生的严峻事实。此次疫情昭示出美国面临的三重危机。一是对总统和政府的信任危机。二是联邦体制内部的协调危机,州与州之间抢夺医疗资源的乱象频出。三是人道主义危机,美国1/3的死亡病例来自老年人群体,拉丁裔、非洲裔等经济弱势群体亦损失惨重,凸显了美国社会结构的弊端。

  王栋:新冠肺炎疫情虽然给世界秩序造成巨大冲击,但并不能因此认为世界秩序发生根本改变。因为当今世界秩序的面貌是由全球化所塑造的,只要全球化进程没有中断,现有秩序就不会被颠覆。首先,这是由经济规律所决定的。基于比较优势分工和规模报酬递增的发展规律带来了经济资源的有效配置与全球生产的有效组织,是经济全球化的核心价值。其次,技术创新也在不断推动全球化进步。当前科技发展的趋势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或数字全球化,这将进一步助推全球经济增长。最后,全球化是时代潮流、大势所趋,当前世界秩序只会进一步发展完善。纵观人类发展历史,在每次危机之后,整个人类社会与全球化都会以更快的速度发展,本次疫情也不会例外,世界秩序也将在疫情后逐渐回归正轨。

  王逸舟: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和蔓延方式,使很多国家和国际社会的早期预测和应对显得不到位。在三个层次上,此次疫情对原有世界秩序造成严重冲击。第一,从体制层面分析,来自不同方向的破坏性因素在加大,各种国际组织、规范及法律表现出明显的不适应、不充分。第二,从器物层面看,各式各样的“隔断”措施、禁足令和自我约束,带来全球产业链、金融及商业活动的强烈断裂和深度衰退。第三,从观念角度讲,当代世界罕见的这次大疫情,把各地原本存在的差异和猜忌进一步暴露,加剧了国际社会和各国内部的分歧、对立和撕裂。综合起来可以讲,世人见到的,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多年以来,范围最广也最严重的一次全球性危机。

后疫情时代,竞争力来自与世界的融合

李成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

  全球化“不是政策取向,而是世界现实”

  阿查亚:2017年特朗普就任总统后,我曾主张全球化不会结束而是将采取新的形式,更多的是南南导向,而不是南北导向。与其他许多人不同,我认为全球主义或全球化并没有结束。相反,我们可能看到一种不同形式的全球化。新的全球化将更多地由东方而不是西方主导,特别是中国和印度以及其他新兴国家;可能更多的是以南南联系而不是南北联系为基础;可能相较贸易自由化更强调发展,例如基础设施发展。由于中国和其他新兴大国的地位凸显,全球化将更加尊重主权、经济,而更少受到政治或意识形态的影响。我仍然认为新冠肺炎疫情不会结束全球化,但它可能会进一步削弱对全球化的支持,并将其带向一个全新的方向,尽管现在说还为时过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