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疆广播网 > 摄影 > 内容

摄影、时代与个体存在:回望日本“写真黄金一代”

2020-08-15 00:33  来源:网络整理 已有 次阅读

​文 / 林叶

走进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写真黄金一代——日本摄影大师五人展”的展厅,仿佛踏入了另一个遥远的时空——那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日本,一个用摄影努力探索个人存在意义的时代。

展览的第一部分由细江英公与森山大道的作品组成。展厅一侧,细江英公与战后新舞蹈流派暗黑舞踏(舞踏,又名暗黑舞踏,是日本前卫舞蹈的一种形式,由日本舞蹈家土方巽和大野一雄于二次大战后所创,企图破坏西方对于表演、动作、和肢体的传统美学观点,追求肉体之上的心灵解放和自由。)的创始人土方巽一起创作的名作《镰鼬》一下将我们带回20世纪60年代日本的乡土世界。画面中,做着行为表演的土方巽活生生就是那个古灵精怪的风妖,他在乡野之间奔跑跳跃,在人群之中腾挪闪转,其怪异的表情和身姿犹如镰鼬的爪子,划过人们的意识,在其心里留下一道道无法名状的伤口。而细江英公则紧随土方巽的身影,用自己独特而敏锐的感性与土方巽的灵魂和肉体发生共鸣,同时将日本风景与他自己的旧时记忆一起印刻在影像之中,让观者随着他们一起穿梭于生与死、现实与灵异的双重世界。

细江英公,《大野一雄,在钏路湿原起舞Ⅳ》(1994)

细江英公,《大野一雄,在钏路湿原起舞Ⅳ》(1994)

彼时,日本已从战败的废墟中崛起,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几个超级大都市的不断膨胀导致了日本全国人口大迁移:人们纷纷离开乡村,向东京、大阪、名古屋三大都市圈聚拢。随之而来的就是传统的地区共同体的逐渐瓦解,许多来自乡村的人们因为故乡的消亡而陷入沉重的不安之中。如细江英公所言,他在老家山形县农村度过的童年“在东京生活经历的战败体验及疏散体验中、在战争废墟中及现在的经济繁荣和这种和平状态中,就这样不知道去向何方”。因此,这件作品不仅是细江英公对自己在山形县度过的童年时代的召唤,还是对在日本社会发展进程中日益瓦解的乡土社会的一支挽歌。

正当细江英公与土方巽在秋田乡间飞奔着表演和拍摄之时,他的助手森山大道也开始登上摄影的舞台。1965年,森山大道在新左翼杂志《现代之眼》上发表了处女作《哑剧》,随即获得《每日相机》编辑、被称为“日本摄影天皇”的山岸章二的青睐,后又发表了《横须贺》系列作品。第二年,他受寺山修司的委托开始拍摄浅草地区的民间艺人,并于1969年结集出版了《日本剧场写真帖》,这一系列作品成了日本摄影史上的名作。

森山大道,《日本剧场写真帖2》(1968)

森山大道,《日本剧场写真帖2》(1968)

在这个时期,森山大道积极地进行各种摄影创作试验,比如,将电视画面和海报上的影像当作现实世界的等价物进行拍摄,或以一种野狗般的视线去捕捉旅途中擦肩而过的现实碎片,等等。他把目光投向城市,在街头彷徨,贪婪地收集现代都市里中的不安与躁动,将其定格成一张张动人心魄的照片。1972年由中央公论社出版的摄影集《猎人》所收入的就是他这一时期的作品,非常典型地呈现出那个时代日本大都市的狂热、躁动、紧张与膨胀。

本次展览也展示了森山大道彼时的摄影作品。那幅著名的“野狗”投来的冰冷视线依然带着数十年前的尖锐与冷酷,象征着那个时代下现代都市的生存状态与精神面貌。

森山大道,《猎人系列》(1972)

森山大道,《猎人系列》(1972)

细江英公与森山大道分别代表了日本摄影史上的两个重要节点。生于1933年的细江英公是日本战后成长起来的第一批摄影家之一,他与东松照明、奈良原一高、川田喜久治等人几乎在同一时期崭露头角,被称为“战后派”。1959年,他们一起创立了摄影组织VIVO。在那个时代,写实主义摄影和报道摄影的发展逐渐呈现出僵化的趋势,这促使他们在摄影思想、表现方式及创作风格上与上一代摄影家彻底决裂;而在社会意识与美学上的共通之处,使他们的作品风格与创作理念显得尤为突出,由此被称为“新摄影”、“新倾向”或“新浪潮”。

“战后派”的“新”,主要表现为对写实主义摄影这种建立在人道主义之上的宏大叙事的质疑,强调个人因素在摄影创作中的重要性。他们非常重视由自身主观经验构成的个人史,提出了“个人纪实”“主观纪实”等摄影理念,将摄影的纪实性与表现性有效地结合在一起。可以说,在VIVO出现之后,日本摄影的表现方式发生了显著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