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疆广播网 > 走进新疆 > 内容

新疆人都是万亩地老板?看看他们怎么说

2019-09-23 11:23  来源:未知 已有 次阅读

新疆人都是万亩地老板?看看他们怎么说

“地老板”,是什么样子的人才能冠以这个称呼呢?

在新疆,一般来说,有能力承包国有土地达到100亩地以上的人,才有资格被周围的人称呼为“地老板”。因为新疆地大物博,有很多荒漠戈壁需要去开垦,改革开放后,各地政府也倡导私人承包国有土地,努力让更多的荒滩戈壁成为良田和绿洲,由此以来,便孕育而生了大大小小的“地老板”。

据历史记载,新疆从古代汉唐时期,就开始在边疆西域屯垦戍边,壮大人口发展经济。比如汉唐的班超、陈睦等都护,一直到清代的左宗棠,再到民国的杨增新,新中国成立后,王震将军带领三五九旅及广大官兵在南疆拉开了新疆屯垦戍边的序幕。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新疆屯垦开荒已达到了顶峰,由于水资源不足,加上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各级政府已限制开荒的范围和标准,严令禁止过度开荒,防止破坏生态自然的平衡。

今天,我们《遇见新疆的你》团队来到阿克苏地区温宿县柯柯牙镇戈壁新村,深入果农进行现场采访和拍摄,因为这里是阿克苏地区最大的经济林之一,并号称“万亩大果园”。三十多年前,这里曾是荒滩戈壁,为了防风治沙和保护城市的建设发展,阿克苏地区各族人民在城市北边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植树造林工程,这就是新疆著名的“柯柯牙生态绿化工程”。

辟谣:新疆人都是万亩地老板?看看他们怎么说

(航拍柯柯牙果农获得丰收)

为什么叫戈壁新村呢?顾名思义,以前这里全部是茫茫的戈壁滩。

近年来,根据发展情况和便于管理,当地政府就在这里设置了柯柯牙镇,还根据土地的面积划分了自然村,所以就有了这个“戈壁新村”的名字。由于柯柯牙片区太大,距离阿克苏市区较近的区域归其管辖,其它区域归属温宿县。再者因阿克苏市和温宿县相距十多公里,目前阿温一体化正逐渐形成。

辟谣:新疆人都是万亩地老板?看看他们怎么说

(吕哥在敲打树上的枣子)

在戈壁新村的枣园里,我们见到了正在忙碌的吕哥,此时他手里拿着一截木头敲打枣树上的枣子,后面的雇工也忙着捡拾打落的枣子。他告诉我们,别的地老板家的枣子已收完了,他家的地太多忙不过来,所以最近几天才开始雇人收地里的枣子。

说起村里的情况,吕哥给我们介绍,他们村里全是地老板,大部分都是内地过来的打工者,辛苦奋斗了几十年积攒了一些资金,后来响应号召就承包了国有土地。另外,也有一小部分地老板是新疆本地的民族兄弟,每家至少承包土地在百亩以上,还有的地老板承包了几千亩土地,然后成立了农业经营公司。

当问起吕哥来新疆的时间,他说是1974年自己八岁时,就跟着父亲从江苏徐州来新疆打拼了,一晃44年转眼就过去了。刚开始,他的父母靠打零工维持全家人的生活,之后便慢慢地做农资生意,父母过世后,他就承包了500多亩土地,全部种植了红枣、核桃、红富士苹果等,真正实现了自己过田园生活的梦想。

如今,吕哥在阿克苏市买了楼房,两个儿女分别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工作,他就和老伴照看着这片大果园,平时就浇浇水,到农忙的时候就雇当地的民族兄弟来帮忙。儿子和女儿只有在周末或假期,带着儿媳和女婿及孩子开车来到地里帮忙干点活。

辟谣:新疆人都是万亩地老板?看看他们怎么说

(工人在捡拾树下在枣子)

提到和民族兄弟的故事,吕哥感触很深,在他的记忆里,小时候接触最多是维吾尔族邻居,小时候的伙伴也有很多维吾尔族同学。记忆最深的是他十多岁那些年,爷爷奶奶都从老家来到新疆,一大家人生活过得很艰苦,有时家里都揭不开锅,看到这种情景,有个叫买买提的大叔经常救济他们家,不是送小麦就是送水果等吃的东西,还有其他维吾尔族邻居也经常帮助他们,这才让他没有挨饿,四十多年过去,他始终牢记着他们的恩情。

吕哥动情地说:“几十年来,我们家和维吾尔族兄弟相处得很融洽,有的一直像亲戚一样来往,当初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真不敢想能不能活到现在的五十多岁。现在,我和周围的民族兄弟,不管谁家有困难,我们都会相互帮忙,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有些问题,我们要正确看待,不能因为个别人而影响我们新疆。如今,我们都亲眼看到了社会和谐稳定的大趋势,主要是一些没有来过新疆的内地人,特别是有的年轻人,用另一种眼光看待新疆,我是有意见的,也是反对的。但是我每次回老家,都会告诉老家人:新疆不仅很美,水果干果也是最好的,各民族的情谊更是很深的,新疆一定会发展得更好。”说到一些问题,吕哥有点感慨。

“新疆很好,真的很好……”

我们离开时,吕哥嘴里还在念叨着。

辟谣:新疆人都是万亩地老板?看看他们怎么说

(汪磊在往烤肉上撒辣子面)

碰巧的是,新疆胖纸哥有一个铁粉,名叫汪磊,今年35岁。

他打电话听说胖纸哥到他们村里来了,就激动地说:“今天太巧太好啦,我约了两个朋友,到我家地边的房子后面搞烧烤,羊肉和馕都准备好了,你们也过来吃烤肉。”

我们从吕哥家里出来后,就来到汪磊家门口。

汪磊就在门口等我们,他说现在600亩核桃全部卖完,父母和哥哥都回重庆老家了,等过完春节再回来,平时他就住在市里,偶尔回到地里喂喂鸡和狗。再者他在城里是个包工头,冬天要结账,然后给民工发工资。

“现在已经到年底了,民工的工资不能拖欠,他们也要回内地的家里过年,干了大半年的活,真的不容易。”汪磊说。

我们边聊边动手切羊肉,用铁签子穿羊肉,点火烧炭。听说我们的来意后,汪磊就来了精神,他感触地说:“我从小被父母带到新疆,并从小学上到大学,后来不想在单位上班,就开始跟着父亲学习承包建筑工程,三十多年来,一直跟民族兄弟相互帮助,不分彼此,我的工程队里也有不少维吾尔族工人,他们干的很好,一年下来都挣五万元左右,每次结算工资,我都让会计给他们先发。”

辟谣:新疆人都是万亩地老板?看看他们怎么说

(汪磊边吃馕加烤肉边和我们聊天)

汪磊给我们讲述,他周围或有业务来往的老板,无论是地老板,还是干其它行业的老板,这些人很早就从内地来到新疆发展,最后大都发家致富了。但他们都跟当地的民族同胞的关系相处的非常融洽,彼此信任彼此帮助,不分民族,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如今,我们全家的户口早就迁到新疆来了,作为从内地来的新疆人,我感到自豪,因为新疆很美,我也很喜欢新疆,正如爱自己的国家,我们都深爱着新疆第二家乡。”

吕哥和汪磊,以及更多从内地来新疆落户的人,他们虽然怀念故乡,但却内心更深地爱着新疆这片土地。因为新疆美,新疆是个各民族相融的大家庭。

正如诗人艾青笔下让人催人泪下的诗句: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